神已經成為了我的父親

Wendy Kwong的見證

 我從小上教堂,有人告訴我是父親帶我去教會,一向以來我都是參加二埠華人浸信會。我記得一年班參加暑期聖經班時決志信耶穌,我學習到主耶穌為我們的罪而死,神赦免我們的罪,我當日就委身給基督,並不知道會在人生路上遇到麻煩。

在四年級時我才知道父親在我歲半時死於肺癌,當母親告訴我他不在時我以為他離家去了工作,後來我明白他已過身,所以我很傷心,我惱怒神帶走了父親,我並不明白為何我沒有父親而不是他人有這遭遇,我沒有機會認識我的父親,我感到受騙而離開神。

我很反叛,我做盡了母親不想我做的事,我並沒有飲酒和吸毒,但我很晚也不回家,與她不喜歡的朋友一起。我大吵大嚷,並不是個好孩子。我很惱恨神所以需要發洩,我像一個被遺棄的孩子。我的哥哥(在他成為基督徒之前) 常與表兄弟姊妹欺負我,我感到被傷害而關閉自己。我感到被遺棄,沒有人可以幫助我。我沒有達到我家人對我的期望,我並不是那個個子瘦、聰明又有很多朋友的女孩,我做什麼都是錯的,這種情況日積月累,我已到了人生的谷底,我要求救。

最終我哥哥留意到我的需要,他强迫我去教會,當時我正上初中,而教會有一個少年團契動 ”Aloha Night” 。當時我只是敷衍一下,沒想到我繼續參與。在團契裡沒有人跟我說話,因為我衣著古怪(是我哥哥告訴我的)。即使我交不到朋友,我仍然繼續參加。但是我很尊敬一些大人如Collin、Samantha及Geoff,後來也認識了宋綽倫牧師、Deanna及Sandra,最近我也認識了 Gary及Leslie。他們讓我看到神的恩典和愛,從這郡幫助我的人中我找到了祂。我在籃球營認識到Michael和他的妹妹Laura,我們成為好朋友,這些使我走向神的人的名單很長,不可以盡列所有人。

有一次我又在掙紮邊沿,我的叔叔因癌症去世,他三次打勝仗,但今次卻去世了。我沒有父親,所以他就好像是我的父親,當他離世時我很傷心,但今次有神與我同在,所以我更親近神,我很高興叔叔在去世前接受了基督。

有一次我在宋綽倫牧師和Deanna家中談到我成長了,當我回望過去便知道我改變了許多,而且是好的改變,我愈來愈親近基督,而且肯開放自己和開心了,什至我與家人及朋友的關係也好了,成為基督徒後我的道德觀念和思想也有改變。

神成為我的父親;我成為祂的孩子,我真的認為若我父親或叔叔仍在,轉向神會是一個掙紮,我會成為父親的寶貝,我可能認為只需要我父親而不需要神。我的父親就是生父,而神是我的天父。神已知到我的一生,而且帶領我走正路。與神同行並不容易,但是一路以來都很奇妙。我並沒有後悔參加 “Aloha Night” ,因為一切都是由此開始。回望過去我沒有懷疑神的存在,祂常與我同在,即使有時我生氣,情緒低落時我罵神,向神哭訴,祂常在我身邊,從沒有離開過我。奉獻我的一生給基督是最好的決定,可以受洗重生是很奇妙。我並不配得救恩,沒有人配,但是基督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,是因為神的赦罪,慈愛,關心,使我們得著救恩。神犧牲祂兒子為我們釘死在十架上,所以要奉獻我的一生給神。